美国人如今“厌倦了承担国际责任-最新电影资讯-华纳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首页>>国际新闻>>正文

经济总统-美国人如今“厌倦了承担国际责任

华为智慧屏

「身在巔峰,進退都是深淵。」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袁鵬這樣形容當下的美國對能否維持自身霸權的焦慮心境。

面對百年變局和逆全球化衝擊,今天的美國應變方式堪稱極端,出人意料:國內「築牆」、海外「退群」,打着「美國優先」的旗號,拋開國際多邊機制,企圖通過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實現讓美國「再次偉大」。

從外部看,世界格局「東升西降」不可逆轉。在經濟規模上,發展中國家的群體性崛起正在撼動西方發達國家的主導地位。尤其是自2008年肇始於美國的國際金融危機以來,西方相對衰落的趨勢越發明顯。

從「相對衰落」到「無力解困」

從內部看,美國社會面臨多重困境。已宣布再度競選總統的美國聯邦參議員伯尼⋅桑德斯點出了其中一些關鍵問題:寡頭政治和金錢政治,貧富懸殊和中產階級衰落,社會福利政策不平等,種族歧視等。

在美國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羅伯特⋅卡根看來,美國人如今「厭倦了承擔國際責任」,這一趨勢在奧巴馬執政時期已經顯露。如今,「美國優先」政策的推行使之更加明顯。卡根提出「叢林再現」一說,借用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概念來描述大國競爭加劇及民粹主義、部落主義抬頭的狀態。他說:「美國的做法在加快『世界花園』退化為『叢林』的速度。」

過去百年來,美國一步步走向「巔峰」的過程,深刻反映着其看待霸權、對待世界的心態變化。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王立新用「躊躇的霸權」來描述這一歷程,認為美國自19世紀90年代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到二戰結束時決心接替英國「領導世界」,其間對接手世界霸權有過「躊躇」,主要是因為國內孤立主義者擔心美國要為「領導世界」付出很大代價。但二戰的教訓終於讓美國各界形成共識:要告別孤立主義,運用自身巨大力量去領導和影響世界。登上「世界之巔」的美國,主導構築了國際政治和經濟秩序,從中獲取利益並維護了自身超級大國地位。

幾個月前,94歲的美國前總統卡特接到了現任總統特朗普的一個電話。卡特說,特朗普在電話中對「中國正在超越美國」感到不安,詢問怎樣才能讓美國「再次偉大」。這番通話,可以說是美國當下焦慮心態的形象寫照。

美國公共事務研究中心的調查結果顯示,絕大多數美國民眾對本國的狀況感到悲觀,只有28%的人認為國家在朝正確方向發展,而認為國家發展方向錯誤的人高達70%。

美國《外交》雜誌去年年末刊登的一篇文章認為,美國「退群」的行動並非始於特朗普,將來也不會隨着他的下台而結束。這一過程意味着對戰後美國外交政策和前幾代美國領導人精心建立的國際組織的「漫長告別」。

這些困境讓美國社會充斥着焦慮、不安,甚至憤怒的情緒。無論左翼還是右翼,民粹主義傾向都在加劇,影響着美國未來政策的走向。

美國之變,顯于外部,源於內部:在外不甘被超越,于內難以解困境。

超級大國的一舉一動都影響着世界。是共建「世界花園」,還是退向「世界叢林」?面對新的現實,焦慮的美國正處在一個需要作出抉擇的十字路口。

新華社記者柳絲 劉晨 徐劍梅

新華社北京8月28日電 特稿:百年大變局之美國焦慮

從「躊躇霸權」到「漫長告別」

袁鵬指出,全球化、多極化是大勢所趨,發展中國家的群體性崛起與西方世界的整體性低迷導致國際格局發生巨變。美國雖仍是「一超」,卻再難「獨霸」。

當今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格局處於「東升西降」、新舊力量此長彼消的變革時期,政治多極化、經濟全球化腳步難以阻擋,科技革命、信息化浪潮讓世界更加扁平。在此背景下,焦慮感加深、內顧傾向加重成為美國最鮮明的特徵。

面對世界形勢的變化,美國表現出嚴重焦慮。袁鵬認為,目前的美國,對外沒有適應政治多極化、挑戰多元化的趨勢,企圖回到大國競爭的老路上去;對內沒有系統處理貧富矛盾、族裔矛盾、代際矛盾、地域矛盾,從而無法解決美國面臨的複合性、結構性難題。

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約翰⋅米爾斯海默說,許多人認為美國自1945年以來取得的成功,不僅因為硬實力,也因為軟實力。而如今,單邊主義政策令美國國際地位下降,很大程度上損害了美國在全球的軟實力。

是「世界叢林」還是「世界花園」

今日关键词:上海拍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