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首页>>国际新闻>>正文

共产党日本-几乎每天都要带领学生们去做各种抗日宣传工作

迪士尼虚报收入

這所抗日中學是由國民黨第五十四軍創辦的。他們派出年輕軍官來任教師,以辦學之法大量地吸收有志青年投身到抗日救亡工作中來。課程的設置當然不可能與普通中學完全相同,但主課是都有的。與封建式教育模式完全不同,這裏的老師與學生們亦師亦友,除了教授文化知識以外,幾乎每天都要帶領學生們去做各種抗日宣傳工作。

第一個任務是挨家挨戶去要物。此時的國民政府沒有能力為軍隊配發足夠的裝備。比如制式軍鞋,只有少部分精銳部隊才有,而絕大多數的戰士所穿的都是自製草鞋。草鞋磨腳,且極易磨損。戰士們的腳上幾乎滿是血泡,好多都已化膿、感染,這樣就極大地影響了行軍速度。因此,這裏急需大量的布鞋。軍民同心,全鎮百姓無論貧富,大多盡其所能地捐出錢物。三個女孩順利地完成了本次任務。

「同學們,靜一靜。學校決定讓你們都提前畢業。大家各自回家吧。但你們一定都要牢記這國恥、這民族恨,實際行動起來,有力出力、有錢出錢,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翠蘭的心裏「咯噔」一下!共產黨,什麼是共產黨?被槍斃了?那天和我說話的大姐姐是不是共產黨?

為了更高效地開展工作,同學們被分為三人一組。柏特、陳瑞蘭、李學勤為一組。

聽此消息,大家不約而同地哇哇大哭起來,哭得是那麼傷心。這是整個中華民族的悲哀。

我不要再當什麼「蘭」呀、「翠」呀的,我要當一個特殊的人!於是,翠蘭在報名時,工工整整地在報名表中填上了「姓名:柏特」。

那女人見了翠蘭來,用極溫和的嗓音低聲說道:「柏蘭英,你不是想讀書嘛,上大學?」

「沒有大米飯吃,只有小米飯。」

發榜那天,柏特中了「狀元」。家人們也都十分高興,女兒能在本地書讀,又不用交學費,這是多好的事呀!

火辣的太陽將萬物晒乾,卻無法驅散翠蘭心中的陰霾。這個秘密必須被深埋心底,可是不敢去問任何人的。翠蘭只有默默地等呀等,盼着那位大姐姐接她去讀書。可從此,那人杳無音訊……

翠蘭察覺出有個人藏身於竹間,還是個女人。待到近前,翠蘭打量這位一臉和氣、梳着齊耳短髮、身材嬌小、乾淨利落的年輕女人,便放寬心來。

翠蘭與文主任所談的與她弟弟的婚事,也終因她的執拗而告吹了。

領到任務的當天,正下着瓢潑大雨。從陬市到常德有好幾十里路,但她們三人一分鐘也不肯耽誤,馬不停蹄地冒雨跋涉,竟一口氣不歇地跑到了軍部。

「同學們,告訴你們,一個不好的,消息。武漢!又淪陷了。」平日里一向持重的老校長,此刻淚流滿面,嗚嗚咽咽地哭泣着宣布。

「捨得爸爸、媽媽嗎?這可不許告訴家裡人,也不許告訴老師和同學的。假如你說出去了,我就不帶你去了。」

教官看中這一組女娃,三人都十分聰明伶俐,做事又充滿激情,就決定派她們三人前去常德軍部找軍長募捐。

警衛員幫這三個落湯雞似的小姑娘去向軍長通報。軍長接見了她們。初出茅廬、毫不怯場,翠蘭大大方方地向軍長講明來意。軍長見孩子們的救國熱情極高,很是欣慰,十分痛快地按照校方期望的數字捐了款。

這一天晚上,翠蘭正要就寢,卻被同寢室的金玉同學神秘兮兮地拉了出去。金玉並不多說,只用神情和手勢表示,讓翠蘭莫要出聲。倆人手拉着手,來到了學校操場邊緣的小竹林外。

花更紅了,草更綠了,天也更熱了。翠蘭仍穿着舊布衣裙,常被熱得如高燒病人一般,面帶紅雲。項文藩從家中拿來白綢子,為翠蘭做了一件短袖上衣。黃子君也親手為翠蘭縫製了一條黑色府綢裙子。友情如夏日清泉般,雖其淡如水,卻潔凈、甘甜,使人永難相忘。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學校停辦后,同學們各奔東西。個人的命運之輪都被捲入時代的洪流中,喀喀地轉動起來。

「是呀。」「有個地方,讀書不要錢,但離這裏很遠。」

翠蘭懷着激蕩的心情回到陬市,天雖涼了,但心火越燒越旺。能去哪裡,要去幹什麼?一切都茫無頭緒。她只得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閑逛,無意間看到一則抗日中學的招生廣告:上學,不收學費。一邊學習,一邊做抗日宣傳工。這可真是挖井碰上自流泉了!正合翠蘭的心意。既能讀書,又搞抗日。

「遠,不怕。苦,我更不怕。」

「那太好了!在哪裡?」「很遠,也很苦。你怕嗎?」

「什麼是小米飯?不管什麼飯,吃得就行,我都能吃。」

過不多久,同學們就都能獨立外出去開展抗日宣傳工作了。他們走上街頭,找人多的地方,站在高處,大聲地宣講:「同胞們,父老兄弟姐妹們!日本帝國主義侵佔了我們的大片土地。他們到處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我們大家要團結起來!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共同將日本強盜趕出中國去。打倒日本強盜!收復我們的失地……」

「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同學們飽含熱淚,齊聲跟着這位雙鬢染霜的老者振臂高呼。文質彬彬的老校長,在平日里幾乎就是封建衛道士的代表,可在此國難當頭之際如此地慷慨激昂、熱血澎湃。這一幕,帶給翠蘭極大的震撼,使得她的心,化為一隻破繭而出的蝶,為了終有一天能抵達太陽,要不停地向上飛去。

學校新編排了一出話劇——《女性的吶喊》,由柏特擔任女主角,就在街頭演出。翠蘭的表演絲絲入扣,一場接一場,博得了全體師生及觀眾們的一致好評。

「好,我誰也不告訴。」「那好,你等我哪天來叫你,就跟我走。」

僅僅事隔兩天,文主任就召集全校同學訓話:「同學們!告訴你們一件事,現在共產黨活動得很厲害,就在昨天,就在我們旁邊的女中,有兩個女共黨被逮了,槍斃了。同學們一定要提高警惕,防止這些共產黨到我們學校里來搗亂。如果有生人找你們說了什麼,或是要帶你們去哪裡,必須要馬上告訴我……」

女孩們高興得忘形,在軍長面前拍着手、跳着腳,踏得剛剛順着身上滴下的三小灘雨水啪啪作響。

今日关键词:将军澳持刀伤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