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梅花相关文章

既不是为了写梅花也不是为了写天空

知堂曾專門撰文介紹一茶的詩,他以為日本的俳句是一種不可譯的詩,一茶的俳句尤其如此。其實不同民族語言文化的詩都是難以翻譯的,艾略特說「詩歌總是使我們聯想到只能用一種語言來說,而不能翻譯成另一種語言的那一切。」語詞可以翻譯,它給予同文化圈的讀者的那些味道、聯想卻難以複製、傳遞,一首詩可以用另一種語言再創造,可它原有的聲音節奏、幽思深情不易原封不動地挪移過來。知堂探討一茶詩歌的特點,就是結合其人生際遇、性情來談的:「他因為特殊景況的關係,造成一種乖張而且慈悲的性格;他的詩脫離了松尾芭蕉的閒寂的禪味,幾乎又回到松永貞德的詼諧與灑脫(Share即文字的遊戲)去了。但在根本上卻有一個異點:便是他的俳諧是人情的,他的冷笑裏含着熱淚,他的對於強大的反抗與對於弱小的同情,都是出於一本的」。

2019年08月10日

  • 共找到1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