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在2018年9月25日提起仲裁申请-医疗器械新闻-偏关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劳动仲裁-李春在2018年9月25日提起仲裁申请

高圆圆携女探班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了關於民生證券原董秘李春與公司的勞動糾紛判決書。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券業觀察。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成绩不是很理想,又遭离职员工诉讼。作为一个中小券商,民生证券应该如何摆脱此刻的状态? 话说,职场通常讲究“和平分手”,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而券商和员工却常常因为巨额薪资待遇闹上法庭。比如中泰证券(直接点击,查看详情)今年已经多次被前员工诉上法庭。你怎么看券商和员工“分手”以后总闹不愉快的现象?评论区见。

3獎金糾紛並非個例值得注意的是,公司9月份還與另一位離職員工因為獎金問題陷入糾紛。 民生證券成立於1986年,是中國成立最早的證券公司之一。2002年4月,泛海集團有限公司成為民生證券控股股東。2005年民生證券成為首批股權分置改革保薦試點機構,2012年7月完成股份制改革,正式變更為「民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雖然民生證券背靠「泛海系」,但近年的日子也不是很好過。自2015年起,公司凈利潤一直不太穩定,2015年至2018年凈利潤分別為12.15億元、1.58億元、3.88億、0.94億元。

李春與老東家民生證券因337.8萬元的獎金多次對薄公堂,其案情再三發生大反轉。

有一句話叫分手見什麼來着?

2案情反轉關鍵節點時隔一個多月,二審判決直接推翻一審判決,李春作為當事人有何「法寶」? 事實上,在一審判決過程中一直有幾個點飽受爭議。1、李春的勞動關係歸屬對象存在爭議;2、李春主張的2014、2015年度高管獎金遞延部分是否超過仲裁時效;3、李春與民生投資公司簽訂的《協商解除勞動關係協議書》中關於民生證券公司高管獎金髮放的條款是否有效;4、李春的高管遞延獎金應否發放。 在二審調查過程中,李春提供相關證據,解開爭議。李春於2007年7月進入民生證券,2016年5月31日與民生證券解除勞動關係。其中,2013年7月11日李春擔任民生證券執行委員會委員,2014年4月11日起兼任公司董事會秘書。 2017年,民生證券工作人員蘇剛向李春發送《協商解除勞動關係協議書》,協議書中明確了民生證券的遞延獎金髮放情況。蘇剛在與李春簽訂協議時,既是民生證券總裁也是民生投資董事,所以雙方簽署的協議內容均合法有效。換言之,協議中李春的高管獎金應當發放。根據民生證券相關規定,李春2014年高管獎金應於2015年開始發放,2016年、2017年發放遞延部分。同理,李春2015年高管獎金遞延部分的支付時間應為2017年12月31日和2018年12月31日。因為李春在2018年9月25日提起仲裁申請,故李春提出的訴訟並沒有超過仲裁時效期間。 除此之外,在李春任職期間,公司沒有出現重大風險,同時李春也沒有存在違法違規行為。民生證券2016年、2017年也未發生虧損,所以李春要求的2014年度、2015年度高管獎金遞延未支付的數額應該按時發放。

離職員工與東家的「愛恨情仇」在金融圈裡再次上演,不過這次的劇情逆轉速度有點讓人猝不及防。

1二審結果直接改判據判決書顯示,2018年9月25日,李春因民生證券未發放獎金延遲部分向北京市東城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簡稱「東城仲裁委」)提出仲裁。李春要求民生證券支付2014年、2015年高管獎金遞延部分共計337.8萬元。2018年11月21日,東城仲裁委做出裁決,支持李春「討要」遞延部分獎金的訴訟請求。然而,民生證券不服仲裁結果,向法院提起訴訟。 2019年1月11日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開始立案。在案件受理過程中,民生證券向法院提交了相關證據證明公司停止發放遞延獎金的相關條件。公司規定,高管人員年度考核結果不稱職,會被停止發放當年應發放的獎金。2016年和2017年李春的年度考核結果分別為「基本稱職」、「不稱職」。同時,民生證券還提供了一份停止支付遞延獎金的員工名單,李春就在其列。 對此,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民生證券無需支付李春337.8萬元遞延獎金。隨後,李春向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提起訴訟。 然而一個月後的二審判決,民生證券與李春的勞動糾紛結果出現大反轉。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決定撤銷一審判決結果,並要求民生證券于判決生效后的7日內支付李春相關獎金。

今日关键词:42岁何琳罕见晒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