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说::“做任何事都难免会遇到不顺-合肥电视台新闻频道-镇赉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古生物记者-但她说::“做任何事都难免会遇到不顺

特朗普弹劾案

盧靜的每個抖音視頻只有短短几十秒,拍攝和剪輯卻需要好幾個小時。第一次錄視頻時,為把吃完的胖頭魚骨頭拼起來,從下午5點半一直忙到晚上10點半。「有兩塊骨頭怎麼都找不到,有句台詞重複說了20遍,當時我非常崩潰。」她說。

實習記者 代小佩 文/攝

這種天性或許與她父親有關。父親曾對盧靜說:「你不用叫我『爸爸』,直接叫我的名字。」兒時的手風琴老師是把「酷」植入盧靜人生的人。「第一堂課,他就告訴我要打破傳統。沒想到的是,我很快適應了這種授課方式。」她說。

令她感到欣慰的是,視頻推出后很快就獲得10多萬點贊。「更有意思的是,網友開始關注身邊的各種骨頭,並@我,問我是什麼。」盧靜笑道,用好玩兒的形式傳播科學,你會發現科學不無聊,反而很奇妙。

人類的祖先曾是魚,但許多人不了解這段歷史。「知道我們從何而來,將有益於了解我們未來向何處去。」盧靜說,在脊椎動物演化的歷史長河中,人類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環,「我們不是萬物主宰,而是大自然中的一員」。

參會前一口氣投出6篇論文

辦公室一角,一隻雞的骨骼模型是新晉「網紅」。不久前,盧靜在抖音上註冊了賬號「玩骨頭的盧老師」,在她上傳的視頻中,她把吃完的黃燜雞骨頭拼起來、把吃完的胖頭魚骨頭拼起來……邊吃邊「抖」知識,盧靜覺得這事好玩兒,網友也覺得這事有意思。雖然這個賬號目前只更新了19條動態,卻已積累20多萬粉絲。

骨骼、標本、化石、VR設備、各種各樣的動物模型……這裡是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以下簡稱古脊椎所)副研究員盧靜的辦公室。這裏面積不大,但每個角落都有驚喜,像個微型博物館。這位川妹子笑着對科技日報記者說:「男孩子會比較喜歡我的辦公室。」

享受釋放天性的感覺「網紅」盧靜在鏡頭下幾乎是素麵朝天。她爽朗地笑道:「我還特意收拾了一下自己呢。」

    

「實際上,我國的古生物研究如今已處於世界領先水平。但在科普這塊兒,相比西方發達國家,我們還落後很多。」盧靜說。

做科普是出於責任感「科學家都比較羞澀,喜歡安安靜靜地做自己的事,最開始我其實也不願出鏡錄視頻。」盧靜說。

盧靜之所以對科普抱有熱情,主要是出於責任感。「我覺得科學家有責任做科普。如果科學家遇到謠言,就該站出來說話;如果想把好東西帶給公眾,就要付出精力和時間。」她說。

做科普要花時間和精力,盧靜也擔心拍抖音會被看成不務正業。「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拚命擠時間。」她說,「我現在每天經常工作14個小時以上,沒有周末。」

盧靜主要研究4.2億年前至3.6億年前的古魚類演化。不久前,第15屆早期脊椎動物國際學術研討會在雲南曲靖召開。大會召開前的一段時間,她爭分奪秒寫文章,一口氣投出去6篇論文,現已有4篇被正式接收。

有兩期視頻,盧靜非常滿意,但最終未能順利推出,她非常遺憾,但她說:「做任何事都難免會遇到不順,但要相信,辦法總比問題多。」

盧靜讀高中時,可可西里藏羚羊慘遭屠殺的事件被搬上熒幕。看過影片,深受觸動的盧靜暗下決心:我一定要去保護野生動物。父母原本希望她學樂器或成為一名主持人。但陰差陽錯盧靜高中畢業後進了四川師範學院(現西華師範大學)生物系,后考入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攻讀碩士、博士學位。

玩骨頭的盧老師:科普古生物必須要酷

古脊椎所的新辦公樓位於北京市西城區首建金融中心9層,在這棟樓上班的人大都西裝革履,這些搞金融的人常常好奇:「為什麼9樓的人總拎着大行李箱,身上還髒兮兮的?」搞古生物研究要去野外考察,大家都穿得很隨意。「我並不覺得這樣很尷尬,反而覺得很酷。」盧靜說,她享受這種釋放天性自由自在的感覺。

盧靜最喜歡的,是珍稀的古老魚類——拉蒂邁魚。她在書架上貼了一張動漫《龍珠》的內頁,畫面是悟空和一條大魚。「小時候讀這本漫畫時,我就對這條魚印象很深,幾十年後才知道原來這就是拉蒂邁魚。」她說。

今日关键词:垃圾分类新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