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6日晚在河南原阳进行马戏表演的野生动物-元宝山区新闻网-新闻题材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桥区部门-9月6日晚在河南原阳进行马戏表演的野生动物

华为智慧屏

「我看了當時的視頻,小老虎年紀小,估計是剛馴好沒多久,面對這麼多人難免緊張,一時之間,情緒有些不穩定,這個時候的正確做法應是安撫為主,結果他(張某某)居然直接準備打它,那它慌亂之下當然就翻牆逃跑了。」

不過紅星新聞發現,埇橋的動物展演價格浮動空間較大。紅星新聞以邀請馬戲團表演為由採訪了多家位於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的馬戲團,結果發現相同的動物,有馬戲團提出一個月6萬元包干,也有馬戲團稱一天需要將近1萬元才能完成任務。值得注意的是,河南事件中一個月1.5萬元的費用,在埇橋區馬戲團定價區間里屬於很低水平,其實很難找到。

陶某某的妻子告訴紅星新聞,丈夫與張某某簽訂租賃合約是因為有朋友介紹,但誰也沒想到會出那種事。陶某某的妻子回憶說,6日老虎逃脫事件發生以後,陶某某便匆匆回家收拾了相關許可證(包括「營業性演出許可證」和「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馴養繁育許可證」)趕赴河南,「後來聯繫不上了,打電話能通但沒人接。」陶某某的妻子強調,目前家中剩餘的動物都已被送走了,「一隻也沒有了。」

捕獲幼虎的玉米地9月9日,紅星新聞從原陽縣文化廣電和旅遊局相關負責人處了解到,張某某是以演藝公司的形式進行馬戲表演的,而張某某的演藝公司是有「營業性演出許可證」的。

埇橋區林業局動物保護站站長時偉告訴紅星新聞,目前區林業局還沒有收到配合上級部門要求調查的相關信息,但在得知河南事件與埇橋區有關后,縣林業部門自發調查了此事,但目前他們也不清楚陶某某當下的具體動向。時偉表示,目前陶某某將自家動物租賃出去的行為已經明顯違規,之後會依規施以相關行政處罰。

「人工繁育許可證」分為一級野生保護動物和二級野生保護動物,二級野生保護動物許可證的審批單位為省林業廳,一級野生保護動物許可證的審批單位則上升至國家林草局。「現在國家對於一級野生保護動物人工繁育許可證的審批比較嚴格,很多馬戲團(馴獸團)現在都拿不到這個許可證。」胡春梅說,目前一級野生保護動物人工繁育許可證的審批工作由國家林草局完成,而審批門檻的提高是希望野生動物人工繁育機構(比如馬戲團)能夠提高飼養水平,這是出於動物保護的需要。

紅星新聞了解到,東北虎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如沒有對應級別的人工繁育許可證,則不允許飼養。然而,陶某某持有的只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馴養繁育許可證,也就是說,陶某某本人並不具備該項資質。

河南老虎逃脫背後:出借馬戲團無馴養資質,當地還有狗熊受傷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與張某某簽訂租賃合約的馬戲團為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龍華馴獸團,其經營者為鄭某某。9月10日,紅星新聞實地探訪了位於宿州市蒿溝鄉槍李村齊家組村的「龍華馴獸團」。多名齊家組村民向紅星新聞確認,村中確有一名叫鄭某某的男子在馴養老虎、獅子、狗熊等野生動物。

9月9日,原陽縣林業部門一工作人員告訴紅星新聞,如果需要從外地運輸動物過來進行表演,林業部門這邊確實是需要報批。但對於張某某的有關情況,他表示目前案件正在調查階段,林業部門不能對外透露任何信息,亦不接受任何採訪。

9月11日,埇橋區林業局動物保護站站長時偉介紹說,類似陶某某的這種行為,屬於典型的經營利用不合法,正屬於林業部門的打擊範圍,「雙方都經過國家批准,再產生經濟利益的行為,才叫合規合法的經營利用。」

「拯救表演動物」項目負責人胡春梅認為,虛報存欄數量是非常典型的違規情況,但目前並沒有明確對應的條款對該行為進行處罰,「這些多出來的老虎,就像我們人類的『黑戶』,可能沒有一一對應的身份標識,最終會通過種種渠道流入黑市進行交易。」

一馬戲團內被關起來的老虎不過,事件的更深影響還體現在展演合作的具體形式上:紅星新聞以邀請馬戲團表演為由採訪了多家位於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的馴獸團,他們均堅稱無論有沒有馴獸師資源,外出展演必須配備一至多名他們的馴獸員,「要是不配馴獸員,我們就不談了。」

幾日前,有媒體報道稱,與張某某簽訂租賃合約的馬戲團名為「宿州市埇橋區龍華馴獸團」。9月11日,經多方走訪調查,紅星新聞了解到,與張某某簽訂租賃合約的並非「宿州市埇橋區龍華馴獸團」,而是「宿州市埇橋區華中馴獸團」。

針對上述情況,埇橋區林業局動物保護站站長時偉回應道,以上行為確屬違規情況,雖然暫不能確定為普遍現象,但未來會針對上述情況進行核實並調查。

時偉還介紹說,他們了解到,目前陶某某持有的馴獸團是其父親曾經持有的,但由於陶父經營管理不善,導致馴獸團交到陶某某手中時並未賺到多少錢,再加上陶某某家庭條件較差,對改善經濟境況也存在需求,一來二去便促成了這樁不合規的交易。

談及老虎繁殖,多名馬戲團老闆表示自己的老虎來源均為「自家繁殖」,不存在非法買賣的情況。時偉則告訴紅星新聞,國家對獲得許可證的個人或組織飼養老虎的數量沒有上限限制,但由於老虎日常開銷較大,飼養成本較高,所以當地的馬戲團也會對老虎施行節育措施。

埇橋區林業局動物保護站站長時偉告訴紅星新聞,所謂的存在虛報老虎存欄數量可能存在客觀原因,每個飼養老虎的馬戲團都需要上報審核材料,老虎數量的變化也在上報範圍之內,但每年的上報材料都有固定的時間點,如果在上報之前正好有老虎繁殖了新的小老虎,這個數量自然就多了出來。

事發地位於河南原陽縣太平鎮的扁擔王村,這裏距原陽縣城約30餘公里。村裡的娛樂活動很少,10元一張的馬戲表演門票,讓村裡的老人孩子多少覺得,是給枯燥的生活增加了一點亮色。

究竟什麼才是證件齊備?「拯救表演動物」公益項目負責人胡春梅表示,目前她對馬戲團進行監督一般主要關注三個證件:人工繁育許可證、經營利用許可證和允許演出的批准文件。據了解,目前這三個證里前兩個的獲得難度較高。

一場沒有備案的動物馬戲表演9月6日晚,一隻正表演馬戲的幼年東北虎突然發作,越過了4米高的圍欄,上演驚魂出逃。

紅星新聞從鄭某某妻子處獲悉,直到10日上午,她才知道自家馴獸團被捲入了河南老虎逃脫事件的風波。她堅稱自己與丈夫並不認識張某某其人,也未曾出借過動物給任何人,「你去問張某某,他認不認識鄭某某?在他合同上簽字的人到底是誰?」

據《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下簡稱為《條例》)第六條規定:文藝表演團體申請從事營業性演出活動,應當有與其業務相適應的專職演員和器材設備,並向縣級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門提出申請。文化主管部門應當自受理申請之日起20日內作出決定。批准的,頒發營業性演出許可證;不批准的,應當書面通知申請人並說明理由。

一般來說,馬戲團的飼養場地是用水泥和磚塊搭建起來的院子,佔地面積有大有小,大的類似於一小型養殖場,小的則只有帶院落的平房那麼大,而大部分院子的圍牆都不是很高,在院中央會立起一個類似河南事件視頻中張某某表演時的圍欄,用來對動物進行訓練。有獨立的院子,飼養條件是相對較好的情況,也有一些人會把動物直接養在自己家中,地面殘留着許多生活垃圾,空氣和水溝散發著濃重的臭味,蒼蠅們會在動物飼料上盤旋停留。

原陽縣文化廣電和旅遊局相關負責人告訴紅星新聞,目前申請「營業性演出許可證」可以通過網上進行材料提交,文化主管部門會對材料進行核實,但是《條例》第六條所限定的文藝表演團體僅限於「人」,而沒有提到「動物」相關內容,所以申請人只用依照對應規定提交對應材料即可,而張某某在申請「營業性演出許可證」的時候,提交的相關材料確實是「人」的,也是符合要求的,所以才批准了他的「營業性演出許可證」。

「不過,只有『營業性演出許可證』還不夠,要真的開展表演,還需依照規定提交營業性演出的申請。」原陽縣文化廣電和旅遊局相關負責人告訴紅星新聞,6日晚上的動物馬戲表演,張某某並未提交相關申請材料進行報備,所以現在從文化主管部門的角度來看,這個馬戲表演是違法的。

9月12日,原陽縣派出所和太平鎮派出所均回應紅星新聞稱,未聽說安徽籍男子陶某某被拘留的情況。

而在9月9日,紅星新聞從張某某家屬處獲悉,6日馬戲表演演出時,張某某的野生動物馴養許可證「還沒辦下來」。

宿州市埇橋區林業局此次河南馬戲團老虎脫逃致死事件,儘管已過去多日,餘波卻依然在稱為「馬戲之鄉」的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蔓延着。

6日晚展演的場地棚,架車輛已被清理

第二個難拿到的許可證是「動物經營利用許可證」,該許可證只針對某一類動物的經營利用進行許可。紅星新聞注意到,國務院於2018年10月06日發佈了《國務院關於嚴格管制犀牛和虎及其製品經營利用活動的通知》,其中第一條注意事項寫到,「嚴格禁止法律規定的特殊情況以外所有出售、購買、利用、進出口犀牛和虎及其製品(包括整體、部分及其衍生物,下同)的活動。」

遺憾的是,它的自由之路短暫而曲折,這次逃脫行為更成了一道催命符。這隻幼虎橫穿馬路時被車撞到了尾部,為了躲避追捕,它踉蹌着逃到一路之隔的玉米地中藏身,第二天被麻醉后擒獲,最終在被送往新鄉市動物園的路上死亡。目前,幼虎死亡情況已被國家林草局知悉,死因有待相關部門進一步鑒定。

該名老闆還說,馴獸員月工資不低,不配馴獸員確實能緩解一部分成本壓力,但是配備馴獸員的話才能保證「安全」,「他(張某某)那種情況,其實多少年都很難發生一次。」

埇橋馬戲團飼養環境較差,有人虛報存欄數量紅星新聞探訪時發現,埇橋區不少馬戲團的動物飼養環境都比較差。經對比后,飼養環境較好的反而是此前被「冤枉」的龍華馬戲團。

9月6日晚的馬戲表演,是張某某籌辦動物馬戲團以來的第一場演出,為此他還甚至借了5萬元的外債。

2018年,國務院曾發佈《關於嚴格管制犀牛和虎及其製品經營利用活動的通知》,但仍有不少老闆稱可以讓東北虎參与外出展演。對此,埇橋區林業局動物保護站站長時偉表示,以上行為確屬違規情況,雖然暫不確定為普遍現象,但未來會針對上述情況進行核實並調查。

紅星新聞走訪埇橋區多個村落了解到,多名馬戲團老闆明確表示,因為此事不少生意被取消了。而一個略顯尷尬的情況是,雖然埇橋區馴獸團(馬戲團)數量過百,但真正證件齊備的或僅30餘家,沒有齊備證件的馴獸團常借用其他馴獸團的證件使用。

其中一位老闆認為,張某某馬戲表演失控的主要原因是「不專業」,雖然張某某曾學習過馴獸技巧,但他用的畢竟是別人的動物,加上又是第一次演出,出現問題幾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租賃動物表演沒配馴獸師,或是悲劇源頭在安徽宿州埇橋,動物受邀去外地表演已經是很成熟的模式和產業。但其經營利用行為的合法與否,是當地林業部門關注的重點。

埇橋區齊家一輛破敗的馬戲團運輸車

該名負責人強調說,「我們當時確實不知道他辦演藝公司是為了弄動物馬戲表演。」

宿州市埇橋區林業局也向紅星新聞證實,捲入此次風波的確實是「華中馴獸團」,且該馴獸團僅有一張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馴養繁殖許可證,而發生意外事故的幼年東北虎,卻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資質問題背後:多家馬戲團證件不齊,有人借證應對檢查9月10日晚,埇橋區谷家附近的一位馬戲團老闆告訴紅星新聞,雖然埇橋區目前存在馴獸團(馬戲團)數量過百,但是真正證件齊備的或僅30餘家,而沒有齊備證件的馴獸團則借用其他馴獸團的證件使用。

村裡的大喇叭曾宣傳過該場馬戲表演,亦有村民告訴紅星新聞,張某某曾駕駛裝着老虎獅子的車在村中游過街。這是一場事先張揚的馬戲表演。

埇橋區馬戲協會會長楊致遠表示,隨着通知的落地,東北虎經營利用許可證開始無法被申請。時偉也解釋說,由於目前東北虎經營利用許可證完全無法申請,所以埇橋區內的老虎們按規是不能去外地展演的,沒有經營利用許可證的展演行為都是違規的。

紅星新聞了解到,進行「動物租賃」或「外出展演」,其流程一般為:需求者前來埇橋尋找有動物資源的馬戲團——根據具體需求商議價格——需求者確認合作后,馬戲團提供相應資質供需求方回本地找林業部門審批相關許可——審批完成後,交付定金,馬戲團從埇橋出發前往目的地開始表演——表演進行到預定時間的三分之二左右時,交付剩餘尾款。

值得一提的是,在齊家某個似乎已無人看管的馬戲團飼養院落外,紅星新聞發現了一隻尾部受傷的狗熊,其傷口面積達巴掌有餘,傷口中心露出了粉色的肉,而中心周圍的組織已經發白滲出液體,不少蒼蠅圍繞在傷口附近飛來飛去。此外,狗熊精神狀況非常差,不僅面對外界呼喚沒有任何反應,且一直以一個姿勢躺着籠子中,甚至良久都不曾翻身。

不過,紅星新聞在深入了解后發現,雖然一些馬戲團老闆堅稱必須配備馴獸員,但仍有少部分馬戲團表示不配備馴獸員的活也可以接,「你自己會使(動物)就成。」

幼虎在玉米地里被捕獲組織馬戲表演的是太平鎮磨張村人張某某,他從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的馴獸團租來了這支「動物馬戲團」。目前,他已被當地警方刑拘。據紅星新聞了解,其拘留通知書上所涉罪名為「涉嫌危害公共安全」。另據公開報道,張某某還涉嫌「非法運輸野生動物」及「非法開展經營性演出」這兩項罪名。

然而,紅星新聞以邀請馬戲團前往外地參演為由採訪了多家馬戲團老闆,他們均稱,只要你能獲得屬地林業局的相關審批,自己就可以將老虎運往外地進行展演。

9月11日,經走訪,紅星新聞從埇橋區齊家一村民處了解到,租給張某某動物的並非鄭某某家的「龍華馴獸團」,而是趙樓村陶某某家的「華中馴獸團」。

「華中馴獸團」經營者陶某某的妻子告訴紅星新聞,6日事發那晚,陶某某匆匆回到家中收拾各種許可證,然後連夜趕往河南原陽,此後失去聯繫。

一名埇橋區齊家組村民直接告訴紅星新聞,有很多沒拿到一級野生保護動物繁育許可證的馬戲團老闆會把老虎養在有許可證的別家馬戲團來應對檢查,有時他們也會在需要出示該許可證時利用朋友或親戚家的許可證來應付。

出借方為「華中馴獸團」,並無相應資質2007年9月,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被中國雜技家協會命名授牌為全國唯一的「中國馬戲之鄉」。而9月6日晚在河南原陽進行馬戲表演的野生動物,正是張某某從安徽宿州市埇橋區的馴獸團租借而來,月租金為1.5萬元,租借時間為一年。

這次事件,對埇橋區馬戲團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多名馬戲團老闆都稱近期生意更差了,自家馬戲團還因該事件被臨時取消了好幾個訂單。

張某某的「動物馬戲團」曾包括兩隻東北虎、一隻獅子、一隻猴子、一隻山羊。而現在,除了山羊被留在了張某某家門口,其他的動物都被送往了新鄉市動物園——包括那隻已經死亡的幼虎屍體。

9月6日,河南新鄉市原陽縣太平鎮的扁擔王村,一隻表演馬戲的幼虎越過圍欄逃了出來,引發廣泛關注。次日,逃出的幼虎在一片玉米地被麻醉后捕獲。不幸的是,它在被送往新鄉市動物園的途中死亡。

受傷的狗熊紅星新聞從齊家一村民處了解到,一些馬戲團飼養老虎的存欄數量會大於備案數量。換句話說,這些馬戲團老闆或存在虛報老虎存欄數的情況。該村民以自家馬戲團為例說,目前在林業部登記備案的老虎數量為5隻,但實際飼養數量卻有7~8隻。

「隨着老虎的相關政策收緊,現在大量東北虎都被留在當地,埇橋現在進退兩難。」埇橋區林業局一位工作人員這樣說道。

今日关键词:天津天海处罚张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