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28返点-三分28-丰台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医院政府-有时一个病人60%以上的医疗费用都花在这些高值医用耗材上

杨洪武因心梗逝世

一項制度政策的出台,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在具體實行中肯定還會碰到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但這些問題也只能在實踐中予以完善。我們有充分理由期待單病種收費這個政策,能打中高值醫用耗材問題的「七寸」,能在減少過度醫療、杜絕醫保浪費、維護群眾健康中發揮重大作用。

而單病種收費就是按照每個疾病的診斷,評估出治療這個疾病大約需要多少費用,然後統一打包給醫療單位。從而既避免了醫療單位濫用醫療服務項目、重複項目和分解項目,防止醫院小病大治,又保證了醫療服務質量。比如,急性闌尾炎,醫保規定最多支付13200元,如果醫療費用超出了這個額度,對不起,超出部分醫院自己承擔。如果醫療費用只花了10000元,那麼醫院就多積餘3200元。醫院考慮到經濟效益,只能提高醫療質量,減少過度醫療,注意早期康復,防止切開感染,要病人早些痊癒出院等等。自從美國實行單病種付費取得成功后,世界上很多國家也紛紛實行了單病種收費,諸如日本、德國、英國等。可以這樣說,醫療按病種收費,是國際上控制醫療費用不合理增長、減輕患者負擔的通用重要手段。

在醫院里,儘管現代醫療主張「知情同意」,告訴你病情和治療方案,醫生會給患者提供建議,最後治療方案由病人「自己」選擇。但病人或者家屬由於專業知識和信息的不對稱,或者病人出於對醫生的充分信賴,幾乎所有的病人最後都會按照醫生的建議確定自己的治療方案,尤其是在選擇手法方式和高值醫用耗材的時候。

治理高值醫用耗材問題的「七寸」在哪

高值醫用耗材,是指在治療過程中使用的價格昂貴的醫用耗材(不包括藥品),比如心臟支架、人工關節、眼科人工晶體、一次性吻合器等。醫用耗材用量巨大,價格昂貴,且大部分來自國外進口,有時一個病人60%以上的醫療費用都花在這些高值醫用耗材上。高值醫用耗材領域的腐敗也是觸目驚心,從廠家、中間流通商到相關醫生,都有可能是「黑色產業鏈」的一個環節。近段時間相繼曝光的一些心臟科醫生,僅僅一個進口心臟支架的回扣就高達1萬元左右。中國每年心臟支架的用量大約在60萬個左右,每個支架價格大約在1.5萬元左右,這對醫保基金來說,無疑是個龐大的數字。

「打蛇打七寸」,在政府的系列組合拳里,哪一招才真正打到了高值醫用耗材這個問題的「七寸」呢?醫療支付模式改革中,單病種收費模式(DRG)的推行就是。我國傳統的醫療支付模式是按照服務項目收費,醫院給你提供了多少服務,你就得付多少錢。表面看起來非常公平,但實則有非常大的隱患,其最大隱患就是為了追求經濟效益而導致過度醫療。

高值醫用耗材暴露出來的價格虛高、過度使用等問題,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視。國務院辦公廳在剛剛印發的《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中明確提出了將在幾個方面着手整頓流通領域,以促進降價。這些方面包括,嚴格監管,尤其針對醫務人員的醫療行為;推動產業,尤其推動耗材的國產化,價格平民化;調整支付模式,加大政府對體現醫務人員的技術勞務價值的投入,制止非法獲利、變相獲利。

(作者:陳作兵,系中國康復醫學會醫養結合主任委員、浙江大學康復醫學研究中心主任)

在健康中國戰略的大背景下,隨着智慧就診、藥品集中採購、醫藥分開、藥品提成「零差價」、全科醫生簽約、分級診療等醫改措施的層層推進,中國的醫療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果,群眾的就醫「獲得感」「幸福感」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不過,隨着醫療改革的持續深入,一些更深層的問題也相繼凸顯,引起社會的關注,比如高值醫用耗材領域的濫用問題。

今日关键词:高以翔曾饰演吉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