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SASA零售-自由行成就了今日的SASA和郭少明

埃尔克森落户广州

來源:google,陳欽傑

來源:wind股價也是一潭死水,經常全日成交量為0,最新的總市值僅剩下1.6億。

來源:wind不過,2011年開始,時裝行業競爭越發激烈,自由行熱潮下水漲船高的租金、勞工等運營成本,不斷侵蝕着慕詩利潤,經營利潤率由前一財年的18%急劇下滑到10.9%。 面對困境,陳欽傑選擇了另一條路--炒賣物業。 2011年4月,陳欽傑以慕詩的名義從會德豐地產手上一手購入黃竹坑香葉道2號OneIslandSouth17樓,作價1.875億元。不到4個月,又以2.537億元沽售,火速獲利6620萬元。  相比之下,慕詩前一財年的凈利潤只有5367萬元,以慕詩平均每件時裝零售價5000元計算,要賣超過1.3萬件時裝,且不扣除任何成本,才夠得上6620萬的利潤。慕詩在2012年報也承認,靠着這一筆交易,當年的公司利潤得到改善。不過之後,慕詩沒有再炒樓,所謂的「改善」也戛然而止。 在香港激烈競爭的高級女裝市場,慕詩的優勢不大,雖曾受惠過自由行,但效應已消退,近年業績不斷下行,虧損連連,最新的年報顯示,慕詩18財年營收只有2.57億港幣,虧損2000萬港幣。

來源:SASA年報股價一路低迷,從未回到過上市首日的價位。

說起慕詩,大家或許有些陌生,不過相信內地遊客在香港都見過這間店。

來源:差餉估價署如果再算上其他物價的升幅,零售從業者工資的增幅,已經捉襟見肘。 自由行熱熱鬧鬧,零售業紅紅火火,零售業和炒樓的老闆們賺到飛起,但基層的香港零售從業者卻成了「被貧窮」的階層。

來源:慕詩官網1997年,服裝外貿業務出身的陳欽傑創立了時裝品牌-MOISELLE(慕詩),意欲打造屬於自己的時裝王國。2002年,他將公司上市。

慕詩也曾受益過自由行。公司在2005年年報披露,管理層已有策略地將若干 MOISELLE零售店鋪遷往其他地點,以便更為專註于遊客區。 作為自由行受益零售股之一,慕詩股價也曾在兩年內被炒高超過10倍。

來源:wind,97-03年4月SASA股價走勢

來源:wind 門店數量增加至280家,單香港本地,就超過100家,成為香港香港十大零售集團之一,同時也是亞洲最大的化妝品連鎖店。

來源:富途 97之前,SASA用10年時間開了10間分店;03之後,同樣是10年,SASA新開了65間香港分店;

來源:百度圖片,郭少明夫婦 店門盤下來后,太太起初並不喜歡SASA這個名字,因為覺得帶着前店主經營失敗的痕迹,但改名登記需要1000元的費用,夫妻兩手頭已無多餘資金,最終迷信敵不過現實,只好放棄。沒想到卻「因禍得福」,SASA這個名字,不論哪個地方的語言,讀到SASA都出奇的一致,易記易傳播,為門店知名度的提升幫助不少。 這樣,出生於香港最頂級的零售區域銅鑼灣,又有一個易讀易記名字的SASA,似乎一開始就註定不凡。 不過,商場如戰場,開頭的夫妻兩也沒有必勝的把握,為穩妥起見,最終商定由妻子全職打理門店,郭少明則繼續在運輸署上班。萬事開頭難,和百貨公司的美容專櫃和藥店專櫃相比,SASA並未有任何過人之處,開業第一天,SASA營業額只有32元。兩人也在尋思着如何把生意做好,有一次,夫妻兩逛超市,看見琳琅滿目開放式貨架,靈機一動,有了將化妝品貨架改為開放式的想法,讓顧客自行選擇,且經常給予優惠折扣。 沒想到,這一招非常親民,吸引了不少消費者,而且一傳十、十傳百,門店逐漸有了人氣。 不過畢竟是小生意,凡事還需親力親為,郭少明晚上十一點去運輸處上班收銀,早上七點下班,上午十點鐘,再去幫太太開店鋪,一天合眼的時間只有幾小時。不過,比辛苦更難受的的是尷尬,當時的香港,還沒有出現過一個大男人給女人賣化妝品,所以每次郭少明都只能蹲在一米多高的櫃檯後面,生怕被顧客看到。 即便如此,郭少明卻在太太和顧客的銷售過程中,漸漸學到了化妝品生意的門路,膽子也慢慢大了起來。有一次,太太有事離開櫃檯,郭少明成為銷售員,有女性顧客過來選購化妝品,在試完之後,隨口問了郭少明:「我這樣化妝美不美?」郭少明隨即答到:「很好看。」沒想到顧客非常高興:「我一會就這樣打扮,去見我男朋友。」 原來,女為悅己者容,男士銷售化妝品,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

來源:香港立法會報告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數據,2008年旅游業對香港GDP的貢獻僅2.8%,2009年上升至3.3%,2010年為4.3%,2011年為4.5%。而香港旅遊發展處2011年的數據顯示,內地遊客赴港旅遊消費總額占入境旅遊消費總額的55.9%。也就是說,2011年內地遊客消費對香港GDP的貢獻已經達到2.5%。

來源:SASA年報 10年時間,SASA股價更是大漲超過20倍,總市值超過200億。

來源:香港政府統計處,單位:港元

SASA的顧客逐漸由本地客擴展到訪港遊客,生意持續向上。相比郭少明一層不變的運輸署收銀員生涯,在1984年,他終於辭去公職,專心打理生意。到1989年,SASA門店在原址上擴大4倍。

來源:文化和旅遊部聯想到香港始於6月的遊行示威,讓人為之一陣:香港自由行會不會也被暫停呢?如果會,那香港經濟和社會又能否頂得住? 雖然香港的四大經濟支柱中,旅遊佔GDP的比例最小,僅有4.7%,換言之,旅游業全線潰敗,對香港不是滅頂之災,但可以肯定,1/3的零售業將倒閉,至少有10萬零售業員工會失業,過千億的產值將灰飛煙滅。

無論是哪篇香港自由行購物攻略,都必定會提到SASA(0178.HK),這個如今遍布港九新界的粉紅色招牌,剛開始時不過是一間僅4平米的小小地下化妝品店。

來源:富途但與之鮮明比對的,是陳欽傑以私人名義,炒樓賺到盤滿缽滿。

自由行窮了誰?從宏觀角度,自由行對香港經濟的貢獻,值得肯定。 2013年,香港立法會公布一份「自由行」計劃研究簡報,整體內地旅客在港購物消費額接近1700億港元,等同「養起」三分之一個零售業。當中以「自由行」客的購物開支增幅最強勁,由2004年的86.2億元,激增11.7倍至2013年近1100億元。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王雅媛港股圈。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來源:差餉估價署即便是租房,租金升幅也超過1倍。

不過,社會整體得益不等同於大部人的個人得益,往往弔詭的是,越是低收入群體,在經濟快速發展過程中,其得益越少。

不過,他們沒想到,迎面而來的卻是打擊。

來源:富途此後數年,慕詩營收和利潤都一路有增長,凈利潤雖在金融海嘯的08、09年一度出現超過50%的跌幅,但10年便止跌回升。

和自由行高度相關的行業,如珠寶首飾、鍾錶、電器,甚至是SASA,均錄得超過雙位數的跌幅。7月份,旅遊區的零售商反映人流量減少三至五成,甚至有減少超過一半的,直接導致部分零售從業人士的工資因此減少三成。 時代的劇變,常常蘊含著大機會,有人抓得住,成就財富,躍上新階層,當然也有人被拋下,有人被貧窮。 在今日之香港,最無辜的,或許是一群沒有「父干」、只能兢兢業業的基層從業者,他們在大時代面前,即便看到機會,也沒有能力抓住,但在動蕩面前,卻分分鐘成為躺着中槍之人。

粉紅色夢想,緣起銅鑼灣地下鋪

但同期各類香港樓價,上漲均超過5倍。

來源:中南產業研究院現在,雖然中央沒有暫停自由行,但香港的零售業已經出現下跌。 香港旅發局以及統計處的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月,入境旅客數量、過夜旅客均錄得雙位數增長,然而6月份,增速僅為8.5%和1.2%;6月,香港零售業總銷貨價值臨時估計數據同比下跌6.7%,是自2017年8月以來新低。

又這樣波瀾不驚地度過5年,正當郭少明以為金融危機的陰雲漸行漸遠之際,沒想到卻迎來了第三次重大打擊,這一次堪稱黑天鵝。 進入2003年,突如其來的非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施虐香港,零售業幾乎全線凋零。在最為緊張的「百日抗役」時期,有的SASA門店甚至一天都賣不出一單化妝品,郭少明心裏也忐忑,不知道這場風暴會何時過去。 不過,此時的他,經歷過前兩次重大打擊,已變得堅韌而成熟,再沒有了當初「一言不合」便遠走加拿大的想法,反而仔細研究市場,因應市民需要,在所有分店大量出售口罩、消毒藥水和清潔衛生用品,使得整體生意額只跌了10%,頂住了非典的衝擊。 香港零售界有一個說法:只要在香港做零售做得久,而又沒自有物業,一定會遇上三大硬骨頭--地產霸權、宏觀經濟周期波動和黑天鵝。 郭少明是一個不落,都嘗了一遍。

無論是慕詩的短暫光輝或陳欽傑的個人財富大躍升,這背後也是由內地遊客自由行或內地「資金自由行」推動。

來源:google,慕詩門店 沒錯,她是一家香港高級女性時裝品牌,店鋪遍布香港中環太古城、銅鑼灣SOGO、尖沙咀海港城、旺角新世紀廣場等各大旅遊旺區,在內地的四大一線、部分二線如大連、西安、青島、重慶、成都,還有澳門、台灣、新加坡,均開設有分店。

1997年前陳欽傑依靠炒賣香港老牌屋苑太古城起家,成功逃過金融風暴后,看到香港經濟因自由行起飛,就重出江湖,轉炒國內人喜歡的豪宅。

郭少明的三次重大打擊:地產霸權、宏觀經濟、黑天鵝

以直覺上最應該受惠的零售從業者來說,根據港府發佈的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報告,香港零售從業者的工資中位數,2011年為9500元(男)、7000元(女),而到了2018年,分別變為16000、12500元,最大升幅78%。

來源:百度圖片 在現實生活中,有時機緣確實會造成一些巧合。 1978年,莎莎老闆郭少明還是香港運輸處的一名收銀員,屬於公務員編製,太太則在一家美容院打工,職位是美容顧問,夫妻兩一起住在銅鑼灣。 當時,郭少明住所樓下的銅鑼灣總統商場有一家小型化妝品店SASA要轉讓,對化妝品較為熟悉的太太有了將門店頂下來自己做的想法,於是和郭少明商量,但郭對這樣的「女人生意」沒多大概念,不過見太太興趣濃厚,不想潑冷水,於是說了一句:「隨便,你喜歡就行。」 得到丈夫同意后,太太隨即向母親借了2萬元,將門店頂了下來。現在看來,2萬元只相當於SASA銷售員一個月的工資,但在當時,卻足足是郭少明兩年的收入,握着公務員「鐵飯碗」的郭少明能放手讓太太去試,可以看出夫妻兩都有一顆不甘平庸,希望通過經商改變人生的心。

慕詩國際:公司做時裝,老闆炒樓

第一次是地產霸權。 1989年,門店業主見SASA生意好,趁機加租,月租由1.7萬一下子提至4.5萬,且限時三日答覆,過期不候。郭少明本着和業主多年的租賃關係,起初以為只是開玩笑,過了三天才找業主商量,沒想到業主說限期已過,店鋪已經轉租其他化妝品經營者,限期他們半年內搬走。 開店做生意,突然被趕走,這對於已all in的夫妻兩,真是走投無路,他也隱約意識到,是競爭對手看中他的門店效應,想以本傷人,掠奪「勝利果實」。 但是,對手有錢,業主見錢眼開,郭少明也無能為力,一度心灰意冷,受到好友勸喻,甚至加入了當時移民加拿大的熱潮。 不過,在溫哥華待了僅僅三天,郭少明就決定返港,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每天給車加滿油,買好一天的食物,晚上8點睡覺,感覺像在等死,我們都適應了香港做生意的快節奏。」 經歷起跌,再度回歸生意場,郭少明夫婦心態簡單了很多,他們很快在銅鑼灣洛克道找到新鋪,雖然年租12.5萬年租,加上裝修等雜七雜八的費用,幾乎耗盡他們的30萬資金,但他們都立志要創出一片天。 而在舊鋪未到期的時間窗口,郭少明也沒有閑着,他請了幾個臨時工,每天把舊客接至新門店,經營逐漸上正軌。一年後,營收按年勁升4倍,郭少明由此看到化妝品市場的巨大潛力,開始籌劃開設新分店。 到1997年初,SASA的門店擴張至10間,年銷售額超過10億。當時經濟暢旺,股市活躍,郭少明意識要乘勝追擊,大幅擴張,於是將SASA搞上市。作為良好業績的香港首家上市化妝品專門店,SASA受到熱捧,認購倍數高達500多倍,6月13日,SASA正式登陸港股,市值超過40億港幣。 然而,出乎意料的第二次打擊如約而至,這次是宏觀經濟。 上市不到一個月,亞洲金融危機爆發,香港經濟急劇下跌,本地顧客、外地遊客銳減,SASA的營業額一下子跌了4成。不過,此時的郭少明就坦然多了,剛集完資,SASA可謂「彈藥」充足。 郭少明冷靜地分析了形勢,看到危機同時也降低了例如鋪租、人工等成本,是擴張的好機會,這種逆向思維使得郭少明一下子在香港開了11間分店,次年營收出現較大幅度的躍升,增速達到26%,利潤也增長了1.5%,算是頂住了金融危機的衝擊。不過其後5年,由於香港經濟低迷,SASA營收增速再也回不到10%上方。

2003年,香港最艱難的一年。 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尚未完全散去,經濟不穩,股市低迷,本就處於高位回調的樓價,加上「八萬五」的衝擊,很多家庭陷入「負資產」旋渦,而SARS(非典)的施虐,更給整個香港經濟和社會當頭一棒。 霎時間,人心惶惶,百業凋零,燒炭、自殺、紛爭、示威,籠罩香港,五年前那顆耀眼的東方之珠,已黯然失色。 不過,正如港人一貫相信的「有危便有機」,為挽救經濟頹勢,香港和內地共同推出內地遊客赴港自由行政策。此後,龐大的內地遊客蜂擁而至,帶來的人流、物流、資金流,幫助香港經濟觸底回升,並一路向上。 很多行業,以及無數香港人的命運因此而改變,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香港零售業。

97-02年,5年間SASA的營收增長了55%;03-08年,同樣是5年,SASA的營收增長了109%。 統計數據顯示,2007年,在香港的內地遊客中,平均每10人中會有4人去莎莎旗下門店選購化妝品;內地遊客在莎莎的人均消費額為600元,每2秒就做成一筆交易,每10秒賣出一支口紅,每12秒賣出一瓶香水。 毫無疑問,是自由行成就了今日的SASA和郭少明,而同樣受惠于自由行,遠不止他們一個,還有一間時裝公司--慕詩國際(0130.HK,簡稱慕詩),以及它劍走偏鋒的老闆。

在自由行浪潮中,香港不少基層從業者的工資水平上升,遠遠追不上房價,租金或物價上漲,成為了被時代拋棄的受害者。

如果沒有自由行,香港會.....

來源:差餉物業估價署統計資料顯示,他部分自持的物業,市值超過6億,盈利達3億以上,超過那麼多年慕詩的總盈利,可謂失之桑榆收之東隅。

風雨過後見彩虹不過,風雨過後,郭少明終於迎來曙光。 2003年6月29日,中央政府與香港政府簽署《內地與港澳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內地遊客赴港自由行游隨即于當年7月28日開始實施。 聽到這個消息,郭少明馬上嗅到了商機,他隨即做了兩件事,一是在香港遊客旺區尋找鋪位,二是要求所有店員,學會普通話。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香港的自由貿易、低稅率,使之成為聞名全球的購物天堂,內地遊客在香港接觸到大量質優價廉的全球商品,購物熱情高漲,而化妝品則經常位於內地遊客特別是女性的購物清單前列。 SASA成為最先受惠自由行的零售商家之一。2003-2014年,SASA連續十年營收保持雙位數增速。截止2014財年,莎莎營收增至88億,凈利潤接近10億,十年間分別翻了6倍和14倍。

真心祝願香港能儘快走出這困局。

從03年的低點算起,至2015年的短短十二年,香港平均樓價上漲了424%,年均增速35%;而同期五大自由行旺區商鋪的租金,同樣是直線上升,更有甚者,升幅接近10倍。

同為零售公司,SASA和慕詩,雖然走的路不一樣,但也是受惠自由行的資本家,由始至終收穫着自由行的紅利,直至今天。

前幾天,中央正式暫停了赴台自由行政策,直言是因為「當前的兩岸關係」。

今日关键词:假扮外卖员打女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