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长亮的脚在高空中经常是悬空状态-游戏工作室招聘-佛山三水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施工鹤岗-曲长亮的脚在高空中经常是悬空状态

世界最矮的人去世

野外作業,吃飯是個困難事。「要是在施工現場吃飯,就必須快點吃到嘴裏,不然天冷風大,飯吃不了幾口就凍硬了。」

高空作業體力消耗大,飯可以多吃,水卻不能多喝。由於高空中沒辦法上廁所,曲長亮口渴也只能忍着。寒風中進餐,外加趕工期吃飯不及時,曲長亮和身邊工友大多有胃病。

寒風中的「塔上人」哈爾濱1月14日電 題:寒風中的「塔上人」

在黑龍江省,像鶴崗市一樣曾將煤炭作為支柱產業的不少城市,正謀求轉型,加快產業結構調整。招商引資加大非煤產業比例,不僅需要企業者的加入,也需要為城市發展架線、緊線的工人。

緊線,是曲長亮的重要工作之一,藉助循環繩和工作滑輪等工具攀爬到高高的鐵塔上,一待就是5個多小時,直至午飯時才能下來。他爬過的鐵塔中最高52米,最低也有36米。

「高處不勝寒。」曲長亮介紹,塔頂的溫度要比下面低不少,越是往高處攀登風越大,感覺越冷,「不凍木的辦法就是不停地幹活」。

記者王君寶臨近春節,寒風刺骨。在黑龍江省鶴崗市郊區35千伏鹿海甲乙線施工現場,36歲的鶴崗供電公司電力外線安裝工人曲長亮和他的工友們冒着嚴寒,正在寒風中架線、緊線,一站就是近十個小時。

在曲長亮看來,最難的還是在高空中騎着線穿梭往來。身體坐在寬度僅2厘米多冰冷的單根高壓線上,一邊移動,一邊工作,不一會一側大腿便會失去知覺,只能再換另一側腿支撐。

這條35千伏鹿海甲乙線,全長5.02公里,需要搭建22基鐵塔,是給鶴崗當地石墨企業供電的重要保障。

「看着燈火明亮的城市,肯定心裏美啊。」晚上5點天色漸黑,曲長亮和工友們結束施工,回到燈光璀璨的城區。

「早上7點至9點是最冷、最難熬的時段。」即便穿兩件羽絨服站在野地里也很快「凍透」。為方便工作,曲長亮不可以穿戴過於厚重的衣物,只貼身穿了一件輕薄的棉衣禦寒,手上戴一雙薄薄的針織手套。

常人眼中,冬日極寒不宜施工,但為不影響農業生產,曲長亮的施工黃金期恰好就是這「鬼齜牙」的時節。

【編輯:白嘉懿】

早上7點,「三九」天空曠的野地里,寒風呼嘯,「割」得曲長亮臉龐通紅。一旁的鐵塔,似乎也散發著一股子寒氣。

但每每寒風一來造成電線搖晃,曲長亮就得停下來等。「這時候手就特別冷,我就往鐵杆上拍打拍打,實在不行就伸到衣服里捂一會兒。」曲長亮的腳在高空中經常是懸空狀態,「腳冷是沒辦法了,幾個小時下來,經常是沒知覺的」。

今日关键词:春晚郑州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