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乳业奶源的自给率由2008年的91%-儿童游戏机-琅岐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乳业中国-我国乳业奶源的自给率由2008年的91%

民警负伤追毒贩

「是否已克服2008年乳業質量危機后消費者對中國乳品形成的偏見?」2019年7月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有媒體向蒙牛集團總裁盧敏放提出這樣一個問題。

2018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推進奶業振興保障乳品質量安全的意見》,全面部署加快奶業振興。《意見》提出,到2020年,奶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實質性成效,奶業現代化建設取得明顯進展,奶源自給率保持在70%以上。

9月22日,有着「乳業聯合國」之譽的國際乳品聯合會,成立百余年來迎來了首位中國董事——盧敏放。在盧敏放看來,以此為機,中國乳企將更深入地參与到國際乳業治理體系中,積極推動乳業技術革命和供應鏈、價值鏈重塑。

「如果要用一個新概念來替代傳統的『中國製造』,『新國貨』或許比較合適。『新國貨』信仰品質,注重核心技術,在中國不斷升級的新群體消費中,佔有愈發重要的地位。」盧敏放對《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說。

2018年,蒙牛與呼和浩特市合作,開始承擔起「呼和浩特市優質牧草技術攻關項目」。項目對標美國進口一級苜蓿,已取得若干研究成果。未來,蒙牛將積極探索高產優質苜蓿草種植及產業發展的新模式,為國內乳業獲供優質高產的飼用牧草提供助力。

盧敏放就此向記者表示,在全球化發展中,蒙牛達到國際品質標準的同時,也一直堅持同線、同標、同質的原則。「更重要的是,堅持在『新國貨』的打造中,助力中國乳業發展。」

在生產端,整合國際戰略合作夥伴,布局國際化的創新研發體系。

小朋友正在參觀蒙牛呼和浩特和林基地

經過過去十年的產業突進,我國乳業已經建立起相對完善的產業鏈體系,但仍存在不少「卡脖子」環節。

在消費端,打造線上線下營銷強執行,有效拉動國際與國內銷售,並實現了從海外奶源到當地生產銷售的全部環節打通。

基於這一狀況,盧敏放認為,完全可以「以我為主」在全球配置資源,思考哪些國家應該更多地去種植,哪些國家養殖,哪些國家加工,等等。還要深入考慮每個國家的市場潛力和土地承載力、環保壓力、養殖方式等,以及在全球產業鏈中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對乳企而言,這種形勢意味着能否在世界範圍內有效進行資源布局,關乎生存。

一方面,過去幾十年,乳業區域化色彩很重,新西蘭、澳大利亞、美國、歐洲等主要奶源地各有所長,但各自為戰。

盧敏放回答說,我們總是希望向當地展示最好的、最高端的和高水平創新的產品,由此來改變他們對中國產品的偏見。

有了紮實的奶源基礎,再聯動產能布局,蒙牛就形成了資源供給與市場需求相匹配的強大生產力。2019年蒙牛中期財報顯示,截至今年6月底,新西蘭生產基地,加上去年年底正式運營的印尼生產基地,年產能已達1027萬噸。

「新國貨」走出去意味着企業在研發、技術等方面,都面臨著更高要求。這個要求並不是僅僅針對國外市場,而是要實現國內外市場的標準統一

創新打造「新國貨」對於中國奶業曾經存在的「質量窪地」現象,以及一度導致國內消費者信心受損。財經作家吳曉波說,「新國貨」走出去意味着企業在研發、技術等方面,都面臨著更高要求。這個要求並不是僅僅針對國外市場,而是要實現國內外市場的標準統一。

在資源端,全產業鏈布局國際優質奶源。

重塑國際產業價值鏈9月16日,美國《財富》雜誌網站報道,蒙牛提出出價10.3億美元收購澳大利亞貝拉米食品公司——嬰兒配方奶粉製造商貝拉米有機食品公司的母公司。

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再次提出實施奶業振興行動,加強優質奶源基地建設,升級改造中小奶牛養殖場,實施嬰幼兒配方奶粉提升行動。

「我們期待中國早日建成世界乳都,讓新國貨成為中國乳業乃至中國製造業的一張名片,徹底改變國內外消費者的舊有認識。」盧敏放說。

9月27日,蒙牛在北京成立營養研究院。盧敏放介紹說,研究院將開展前沿性的營養健康科學研究,通過打造一個開放性的研發合作平台,在國內和全球範圍內推進科研合作,把最新的科學研究技術和成果用於新產品開發,最終實現通過建立統籌協作機制,實現營養科學的產業化。

「我們期待早日讓中國建成世界乳都,讓新國貨成為中國乳業,乃至中國製造業的一張名片,徹底改變國內外消費者的舊有認識。」

從中長期來看,有學者對本刊記者說,隨着城鎮化進程的不斷推進,居民飲食結構繼續改變,我國對乳品的消費量將逐步攀升,進口也會隨之適當增加,要在2020年實現奶源自給率70%的目標難度不小。

以丹麥為例,2012年與丹麥阿拉福茲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同時成立中丹乳品技術合作中心,致力於創建一個多方合作、知識傳播、經驗分享、項目創新的技術平台,以國際化的牧場管理經驗和標準,定義高品質奶源。

7年來,蒙牛引入丹麥一系列先進的奶牛養殖技術經驗和理念,將精益管理及Arla Gaarden質量管理體系成功植入到集團牧場,全面提升了牧場運營水平及質量安全管理的體系;特別是對標學習丹麥牧場SOP,創新製作的《蒙牛牧場SOP手冊》的成功推廣,幫助一些中外牧場建立和規範了標準化操作流程。

目前,蒙牛已完成多層次優質奶源地布局。在新西蘭,設立了特侖蘇專屬牧場;在澳大利亞,旗下富源國際收購了出口導向型乳品加工商Burra Foods;在阿爾卑斯山,建立了蒙牛瑞哺恩奶粉的奶源地;在丹麥,從2012年起,建立奶源基地。

另一方面,當前我國居民乳品消費水平僅為日本等發達國家的三分之一左右,預計到2020年乳品消費市場將擴大近1倍,潛力巨大。

作為中國國際化時間最早、國際化程度最高的乳企之一,蒙牛將國際化作為核心發展戰略之一。

苜蓿草作為「牧草之王」,一直被牧業作為奶牛的高營養粗飼料,是奶業生產的關鍵因素之一。然而國內苜蓿草自給率不足50%,且質量較低。國內乳業對於高品質苜蓿草的需求更多依賴美國等地的進口。可以說,苜蓿草關乎國家乳業發展的命脈。

「以我為主」配置全球資源近年來的中國乳業市場上,「奶業振興」一詞頻繁出現——

在業內專家看來,中央頻繁提及「奶瓶子」,原因在於我國乳業從生產到消費的全產業鏈都面臨發展瓶頸:耕地面積有限並優先保口糧,奶牛單產水平與奶牛質量較低,造成了奶源缺乏、供給有限;加之11年前的信任危機影響猶在,國人紛紛將消費目光轉向國外,形成了一定程度的進口依賴。

這一問一答間,既有國人對國產乳品信任不足的現實折射,也可窺見蒙牛積極全球布局產業鏈,打造「新國貨」的底氣和雄心。

數據顯示,我國乳業奶源的自給率由2008年的91%,跌至2018年的67%,下降了整整24個百分點。

今日关键词:无锡高架救援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