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中国电影制作上的行业标准才46个-宝宝满月-重庆新闻直播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首页>>娱乐新闻>>正文

导演一个-当下中国电影制作上的行业标准才46个

男遭妻打申请保护

郭帆對製作流程的標準化非常有同感,他透露,自己現在正跟電影學院合作,準備做一個電影製作流程的梳理和歸納。在標準化層面上,如果參照好萊塢大概有800多個行業標準,而且以每年50個行業標準的更新在遞增,而當下中國電影製作上的行業標準才46個,而且很多是放映終端的標準。他希望能夠聘用一些研究員,採集到行業內的導演、編劇、特效等各個崗位在實際操作中碰到的問題和教訓,記錄下來,「我們先梳理出一個流程性的框架,將來一個出口是可以變成教材,供學校教學;另外一個出口是編成一個軟件,在實際拍攝中使用,當有更多的人使用后還可以迭代更新」。他表示,自己下一部新片《流浪地球2》將會在特效、世界觀的設定和人物的情感深度上進一步挖掘,爭取儘快縮短跟好萊塢科幻大片工業化製作的差距,早日實現國產科幻片的「升級換代」。

【編輯:蘇亦瑜】

製作流程需要數百個標準傅若清表示,電影無外乎就是兩個,一個是把本體的創作做好,秉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引導觀眾的社會核心價值觀,把真善美的故事作為創作重點,做到故事中有生活、有刻畫,能夠跟觀眾產生共情共享銜接;其次是做好多樣化的類型化發展。

王長田認為,中國大概需要300個成熟的導演,現在大概有100個,另外,編劇、演員也有很大缺口,「主流公司一定要在這方面下功夫」。他透露,光線傳媒正在規劃導演處女作計劃,預計在明年上半年公布。

李少紅透露,導演協會做的「青蔥計劃」前四屆評審出20個青年導演,拍攝出了10部電影,有6部在國際和國內電影節得獎,「這10部電影是集全行業的力量才能完成的,希望這個事情一直做下去,為中國電影行業輸送人才」。

他強調,除了內容外,還要在技術層面、管理層面、流程層面進一步規範化,也要加大對這方面的關注,在規劃上要有相應的政策和計劃來約束或指導以後的工作,「電影核心的東西是依託在技術的載體上的。「我覺得把這幾項工作做好了,我們從電影大國向強國邁進的過程會更加穩健和踏實」。

中國電影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已經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同時,也面臨如何升級換代的難題。11月19日,在第28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的「光影中國夢——致敬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的圓桌論壇上, 華夏電影董事長傅若清、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中國電影導演協會會長李少紅、導演薛曉路、郭帆,就中國電影如何實現升級換代這個話題展開討論並提出自己的想法。

這兩年,《我不是葯神》、《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影片都取得了票房和口碑的雙豐收,成為國產影片「升級換代」的典範。王長田分析,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這些影片反映了電影的當下性,《我不是葯神》的題材是當下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題材雖不是當下的,但其價值觀、情緒和情感也是當下的,「『我命由我不由天』是說你的命是由你自己決定的,這個主題非常切合當下年輕人的想法」。本報記者 王金躍

中國需要300個成熟導演王長田表示,要想實現中國電影的「升級換代」,需要在創新和人才的培養上下功夫。「這幾年,好的影片都是在創新上下功夫」,創新既包括題材的創新,也包括類型創新,還包括表現手法的創新。「像這回《我和我的祖國》也是一種創新,你有誠意創新,他就會去欣賞」。

薛曉路在拍攝新片《吹哨人》過程中,對製作流程的標準化也很有感觸。她邀請的國外動作設計團隊非常有經驗,拍攝前提供了很多想法,其中有一個鏡頭當初的設想是,兩輛汽車並排追逐時,攝影機從一輛車內穿過去到另一輛車的車內再返回來,這個鏡頭在測試階段能順利完成,但等到真正開拍時,由於一個很小的原因,居然沒有完成,留下了很大的遺憾,「流程性的建立和標準對工業化電影的提升和幫助作用非常大」。

今日关键词:江一燕别墅未审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