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快三官网-一分快三-拉萨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长白山新闻网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吴桥新闻-」在旁的家辉笑对小齐说:「这样拍法

高圆圆携女探班

家輝眼神都識做戲十五年前拍攝《大事件》時,小齊跟家輝主力拍攝互相追逐的戲分。但這次拍新戲由頭到尾,大家有很多交流。小齊說:「家輝投入角色後,他的眼神就是演戲的方式,有時我們要跳拍,但他都可以連戲,將情緒連貫很得好,能夠跟他合作,開心又過癮。他的眼神真是深不可測,我在戲中經常要戴住面具,但他的眼神就像看穿了我演的角色,知道我是怎樣的表情,像一直在透視我。」問到這次合作,他們覺得對方有什麼改變呢?家輝說:「小齊沒什麼大分別,只是大家了解多了。小齊本身的性格係一個大好友,他不會計算你,工作認真,唱的歌又受歡迎。他的外在依然是一個很有質感的演員,相處下來覺得他沒有變過,與以前一樣隨和。看到他這幾年好認真工作,為部戲既增肥又減肥,十分努力。」

《沉默的證人》由曾執導《虎膽龍威2》的芬蘭導演Renny Harlin拍攝,首次跟荷里活導演合作,家輝表示,導演這次承接其一貫以來的拿手好戲,整個故事都在一幢大廈內發生,演繹一幕又一幕的困獸鬥;又說:「新戲風格有西方的幽默感,劇情說我要逃避小齊的追殺,其間演醉酒佬的郭晉安現身,本以為他救到我,但他最後又走了。」片中家輝與小齊有大量動作戲,當中結尾的動作大場面,難度不是太高,卻令小齊大呼「痛」,原來他是戥家輝痛。

過往張家輝曾為電影《激戰》鍛煉出一身肌肉,今次一樣拚搏,受傷難免。他說:「少少損傷一定會有,但每一個動作我都會評估過,覺得應付到又有把握才會做,不會傻了般什麼也自己做。」家輝又指自己做了演員這麼多年,經驗算多,明白到打人及被打的也要配合,目的也是不想有人受傷,同時達到導演的要求。他笑說:「有些幕後人員跟我說,現在冇人再像我這樣做的了,哈哈,唯獨我才會這樣去打。」小齊也笑說:「在《大事件》中有一幕撞車戲,也是家輝親身上陣,我還以為是特技人代他拍,他那時身價高又好紅,估不到十五年後,他仍是自己親身去做,我真是好佩服。」小齊在戲中也有一些危險動作戲,他表示動作指導首要的要求是他們安全,好像有一場戲要用一塊大玻璃打他的頭,動作指導很有經驗,在哪個角度落位,怎樣打沒那麼痛,他都知道,因為就算是道具,如果胡亂被道具打,演員也常會受傷流血。

家輝近年有當導演執導,今年他主力當演員。以演員身份回到片場,他會否心癢癢想着這部戲若由自己來拍,會怎樣處理呢?他想了想說:「當然……不會啦!哈哈!都不關我事。如果每樣事我都要操心,我死得了,做演員舒舒服服。」他坦言當演員時,只會站在演員崗位上,導演有什麼想法,他都會尊重,因為作者(指導演)不是他,自己只會努力溝通以滿足導演的需要。他說:「我不可能幹涉其他人的事,場戲怎樣拍關我什麼事,哈哈,無謂多條白頭髮啦。」至於何時再有當導演的計劃,家輝表示今年暫時不會再執導演筒,因為構思尚未成熟。

相隔十五年,張家輝與任賢齊(小齊)再度合作拍攝電影《沉默的證人》。二人第一次合作的是杜琪峯執導的電影《大事件》,那次不是有太多對手戲。這次重聚,家輝驚訝時間過得真快。小齊亦表示,很開心這次有機會跟一位如此好的演員合作,可以從中學習。訪問當天,小齊與家輝互送「高帽」,大讚對方專業。小齊早前為了另一部電影《跑馬》增肥五十磅,家輝見到肥了很多的他很愕然。小齊則笑說:「好多人問我為什麼要食到那麼肥,我都是學家輝當年拍《激戰》時的精神,他那時很厲害,所以我好開心這次再有機會合作。」

小齊的專業精神亦不遑多讓,今年他都是主力拍攝電影,更為了電影《跑馬》增肥五十磅。他說:「我之前最肥時是一百公斤,之後要減到八十公斤,然後七十公斤,遲些要再減瘦一些去跑馬拉松。」為了電影作出如此犧牲,更是挑戰健康底線。小齊說:「我覺得劇本好好,希望可以完成這部電影,所以會努力。」在旁的家輝笑對小齊說:「這樣拍法,你立了平安紙未,哈哈。」

小齊說:「我們在戲中的打鬥戲,沒有太多招數,反而似打爛仔交,外國導演不會要求我們硬橋硬馬去打,但我們對自己要求高,希望真打拍攝,讓畫面有真實感。我其實不忍心下手打家輝,打到我都覺得有點頭暈,但家輝仍嫌我太輕力,要我大力打,還要我伸他一腳。」小齊指導演已收貨,但家輝仍未滿意,要求再「被打」多一次。問家輝有沒有受傷?他輕描淡寫地笑說:「都有攝少少墊在身上的,但因為戲服好薄,不能加厚墊,我自己會就位。」小齊說:「拍到最後一take,我真是好大力踢他,連自己都心痛,幾個人輪住打他,這些真是香港動作電影的精神,拳拳到肉。」家輝就謙虛地說:「其實,以前成龍大哥的戲都是這樣。」連導演Renny都大讚家輝表現好好,估不到演員會要求再重來一次,令他十分驚訝,亦讚嘆這種香港精神。

場地:海洋公園萬豪酒店

小齊挑戰健康底線今次是二人首度跟荷里活導演合作,問到整個拍攝過程跟以往拍戲有何分別呢?家輝指,荷里活導演執導的節奏跟香港導演的稍有不同,在商業計算上會更準確,而在處理老外式的幽默感上亦好有經驗,今次是不同文化的交流。至於工時,因為戲分集中,拍攝不算太辛苦。小齊指以往接觸的香港導演多是「飛紙仔」,很多時沒有完整劇本,演員只會知道大概的故事,很多時是臨場調整劇情發展。但荷里活導演會有齊storyboard跟住拍攝,更會有情緒計算,連那一場戲觀眾心情會有什麼起伏也計算了。不過,有些戲可能連接上不是太順暢,他曾向導演提出,對方有時會接受意見,有時則會堅持。

圖:張家輝(右)與任賢齊在新片中有大量動作戲

今日关键词:中国斩获军运会首金